凉拌芥末膏

 

【王叶】长夜将至(一发完)

之前写给糯米宝贝的G,混个更

————————————————————————

0

  我将不敬诸神,不慕权贵;我将把灵魂献给极夜,点燃照向彼岸的灯火。

  我祈求伦常覆灭,亡灵归来。

  

  1

  叶修睁开了眼睛。

  他为自己还能睁眼这件事大为惊讶了一番,不由得多眨了两次眼睛,看金砖一样充满热情地看着陌生的天花板。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自己不光能看着天花板,还能坐起来或者从床下下来看看别的。他立即将想法付诸行动,但是却失败了。

  叶修发现自己左脚脚踝上有一个脚铐,脚铐的另一端和床脚融为一体。他探了探身子,发现就连床腿都是和地板铸在一起的。

  这可真是严峻的事态。

  叶修试着对脚铐使用开锁魔法,脚铐上被人精心画了沉默法阵,因此开锁魔法意料之中的没有生效。

  不过最起码他知道是谁把自己关在这里了。

  叶修重新倒回床上,召唤了几个低阶小精灵出来,指挥它们摆出各种各样的滑稽动作,还兴致勃勃的让它们跳起了舞。

  他弹了下一只黑梭梭的小精灵的脑袋,那只小精灵摔了个屁股墩,很委屈地看着叶修。它见叶修依然是笑岑岑看着自己,干脆抱着头打起了滚。滚了一会儿后他眼泪汪汪地飞过去,一只手指了指床头亮着的烛台,一只手抱着叶修的手指。

  “它不是在这里吗。”叶修把红色的小精灵拎起来轻轻晃了晃,而黑色的小精灵更委屈了,它使劲摇了摇头,又指了指烛光的焰心位置。

  叶修把红色的小精灵放了下来,食指指尖轻轻摸了摸黑色小精灵的脑袋。

  “抱歉啊小黑。”叶修看着自己没什么血色的指甲,“你可能再也见不到它了。”

  黑色小精灵被巨大的悲伤淹没了,它抱着叶修的手指大哭起来,连带着另外五只小精灵也开始唧唧地掉眼泪。叶修手足无措,哄完这个哄那个,结果一个也哄不好,小精灵们抱在一起哭个不停。

  “王大眼!”叶修对着紧闭的门喊道,“你就打算干看着吗,你不是最会哄孩子吗?”

  过了几秒钟,门从房间外打开了,一个面容冷淡的黑袍法师出现在了那里。

  

   “新袍子挺好看的啊。”叶修道,“以前那件带绿帽的绿袍子呢?”

  “染了,就这件。”王杰希走了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小袋闪闪发光的粉末,丢给那群哭成一团的小精灵。

  被星星粉尘砸中的小精灵们瞬间变得像嗅了猫薄荷的猫一样。

  “你居然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真是没想到。”叶修道。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王杰希将小精灵扔到一边,抓着叶修就亲了下去。

  叶修觉得自己的舌头都要被咬下来了,嘴唇大概是被咬破了,但是并没有尝到血腥味。

  “毕竟我已经没有那玩意了。”叶修迷迷糊糊地想着,现在他情绪不高,就一动也不动,任由王杰希亲他。

  亡灵魔法一旦接触,就再也回不了头。无论是施法的法师,还是被唤醒的亡灵,都永远不能再使用光明之力了。

  就连召唤个光属性的小精灵都做不到。

  

  “这是什么意思?”叶修晃了晃脚上的脚铐。

  “没什么意思,你不是喜欢跑吗?现在你随便跑,只要你跑的出去。”王杰希显然也不怎么高兴,他扣住叶修的手腕,那上面有几道狰狞的疤痕,横纵交错在原本血管的位置上。

  “没有我你们就死了好吗,小没良心的。”叶修任由王杰希把自己的手扣在头顶,懒洋洋道。

  王杰希沉默了一下,问道:“你在生气吗?”

  “你猜啊?”叶修道。

  

  2

  三年前,荣耀大陆的位面和深渊位面发生了重合,有史以来最为惨烈的人类存亡之战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打响了。

  无数只在传说中听闻过的怪物潮水般涌向大陆的各个角落,它们天生拥有刀枪不入的坚实肉体,又拥有常人无异的智商。一时间人类几乎毫无抵抗能力。

  各地的强者保护着幸存下来的人民转移到了大陆的中心,以大陆上最为历史悠久的光明神殿为庇护所,开始逐步对深渊魔鬼进行反击。

  只是反击一开始就不顺利,原本他们的打算是先斩断位面之间的关联,使深渊位面里的恶魔无法进入大陆。结果在绘制封印法阵之时,恶魔的攻击远超他们原本的预估,大批人为了保护法阵牺牲了,就连很多顶尖的强者也受了不轻的伤。

  若是皮肉伤还算是幸运,基础的治疗术就可以恢复伤势,麻烦的是被恶魔的咒术所伤,人类各种物资紧缺,根本没有办法配置出净化诅咒的药水来。

  叶修就相当倒霉地中了一记恶咒。

  他当时站在未完成的法阵里,身后就是正在绘制法阵的王杰希。 刺穿一只恶魔的心脏后叶修发现了远处正在献祭施咒的大恶魔,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叶修便硬是站着没动接下了这个诅咒,然后强忍着疼痛去收拾掉了它。

  那诅咒每日每夜折磨他的身体,像是有人拿着剃刀剜他的骨头和脑髓一样。

  只是他们实在太缺少战力了,叶修不得不每次都咬着牙爬起来重回战场。

  反复使用魔力令叶修的身体情况一日不如一日,而战争还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王杰希待在叶修房间里的时间越来越长了,而与之对应的,叶修醒来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

  尽管所有人都在对叶修隐瞒他的身体状况,但是自己的身体到底如何,叶修心里有数的很。

  “今天份的药。”王杰希端着一碗药汁走进来,他把碗放在床头,然后坐在床边盯着叶修的脸。

  “干嘛啊。”叶修道,“我都多大了,你还想监督我喝药啊。”

  “估计你七八十的时候也得让人监督你,叶修小朋友。”王杰希道。

  “没大没小的啊大眼,不知道尊老爱幼吗?”叶修怒。

  “没有比我更知道尊老爱幼的了。”王杰希淡定道,“所以快喝药,凉了只会更难喝。”

  “你这样会遭报应的王杰希。”叶修皱着鼻子端起药碗,看仇家似的瞪着棕色的药汁。

  “你躺在这里就已经是我的报应了。”王杰希道。

  叶修抿了抿干燥的嘴唇,拇指沿着碗边轻轻摩挲了两下。

  “年轻人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他屏住呼吸,将又酸又苦的药汁一饮而尽。

  王杰希接过空碗,俯身去吻了叶修。

  两个人都没有闭眼,王杰希舔了一圈叶修干燥起皮的嘴唇,将他的下唇含住轻咬吮吻着。

  叶修口腔里的烟草味已经消失很久了,一开始是因为被恶魔围城,烟抽完了就找不到存货了,现在又多了个身体不允许的理由。王杰希将叶修的齿列舔吻了个遍,最后咬了咬他的舌头,退出了那个温暖的口腔。

  “你可真是越来越肉麻了。”叶修道。

  

  

  王杰希没有和人类一起迎来长夜后的黎明。

  在与深渊魔鬼最后的决战里,被重重禁制关在圣殿里的叶修还是想方设法逃了出来。

  “我曾宣誓过,我将为我的同胞披荆斩棘,万死不辞。”

  “虽然我是个经常说话不算话的混蛋,对光明神他老人家也没多少敬仰之情,但是偶尔也要说到做到那么几次的。”

  记忆水晶里的叶修依然是一副笑得很欠揍的样子,非常符合他对自己“混蛋”的评价,然而当圣殿外传来不太妙的爆炸声后,他立刻收起了笑意。

  “不多说了,我先走一步。”叶修道,“说不定哪天亡灵位面和荣耀大陆重合了,我们还有见面的那一天。”

  

  

  

  3

  每次王杰希觉得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叶修的时候,叶修又会做出完全出乎他意料的事情。

  比方说,当他以为叶修会是一个不太好相处的家伙的时候,叶修自来熟一样的拍了他的肩膀向他打招呼;当他以为叶修看重队伍胜过自己的时候,叶修反而会劝导他不要将全部责任一个人承担;

  他也以为叶修不会接受告白,不会太执着于对光明圣殿的承诺,不会死。

  所以当他最终使用了亡灵法术时,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把叶修铐在了床上,并且对他施展了一定程度的禁魔法术。

  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也无法再接受再一次失去叶修了。

  

  “你觉得这时候做这事儿合适吗?”叶修道。

  “那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王杰希反问,手上动作没停,沿着叶修胸口上纵横的伤疤一路向下摸了过去。失去了血液流动的皮肤触手冰凉,再也没有以往柔韧温暖的感觉。

  “你摸我我都没什么感觉的,王杰希。”叶修道,“估计你灌我一壶催情药我也硬不起来。”

  “也不需要你硬。”王杰希生硬道。

  “好吧。”叶修想着,“你是老大,你说什么都对。”

  叶修转头看向窗外,现在大概是傍晚,这屋子在不知道哪个森林的深处——至少他听到了鸟叫声。

  他已经很久没听到过鸟叫声了,至少在深渊恶魔入侵后就再也没听过了。叶修忍不住开始乱七八糟想了起来,现在人类应该已经完全胜利了,这也代表着光明圣殿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拥有超前的地位。王杰希在这种时候顶风作案使用亡灵魔法,要不是被复活的对象是自己,叶修都想抱着王杰希的大腿称一声勇士了。

  死亡的滋味并不好受,死亡后的滋味也不好受。亡灵位面没有白天黑夜,只有一片混沌。无数的亡灵在这里浑浑噩噩,等待着轮回的到来。

  叶修当时连四处飘动一下都懒得,因为哪里都是一模一样的虚无。

  他并不是没有察觉到王杰希不安的情绪,只是到底如何应付这突然到来的一切,他还要好好想一想。

  叶修把胳膊搭在了黑袍法师的肩膀上。

  

  4

  王杰希出门的时候,这个森林里的小木屋迎来了一位令人意外的客人。

  “好久不见了啊新杰。”叶修道。

  张新杰掩上木屋的门,向叶修走了过来。

  “把你那个杖子拿远点。”叶修连忙道,“闪瞎了都快,我可受不了这个刺激。”

  “你以前还看着它流口水呢。”张新杰把权杖靠在门口的柜子旁,十字架也取下来放在一边。

  “时也命也,此一时彼一时。”叶修摊了摊手。

  张新杰看到了那个精心制作的脚铐,眼镜片闪了一下。

  “你没跟王杰希说清楚吗?”张新杰道。

  “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呢。”叶修苦笑。“要不你跟我讲讲我死了以后发生了什么?长话短说。”

  “其实也没什么复杂的,你死了,恶魔也死了,我们赢了,然后王杰希又把你复活了,大概就是这样。”张新杰道。

  叶修:“……我认为你可以适当扩展一下。”

  张新杰递给了他一个“你要求真多”的眼神,对此叶修只能保持微笑。

  “你死了以后王杰希带走了你的……尸体。”张新杰说,“一开始我们都忙着重建城镇,没有注意王杰希的动向。直到几个月后我收到王杰希的来信,说他准备用亡灵法术复活你。”

  “……我以前真没看出来他是个作弊还要提前跟班主任说一声的好孩子。”叶修道。

  “班主任会不会同意他作弊我不知道,但是我同意他复活你并且在圣殿里把这个事压下去了。”张新杰道。

  “……您真是一个时髦的圣殿牧师。”叶修道。

  “你多少也明白吧,我并不是圣殿高层的那些老顽固。”张新杰道,“如果我事事依照教典,当初也不会去和猎人一起东奔西跑。”

  “是啊,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真是一个特别伟大的人。”叶修感慨。

  “总之我想告诉你的就是,别想太多了。我们都默许了你复活的事情,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让别人来见见你。”张新杰道,“要不要以这个身份活着,这件事是由你来决定的。如果你想通了就去和王杰希好好谈谈,如果你不能接受,我估计王杰希也拦不住你。”

  “嗯,我知道了。”叶修道,“圣殿的事你跟大眼说过吗?”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叶修:“……你果然没跟他说。不过这么坑你你要是还能忍我就不信你是张新杰了。”

  张新杰:“你要说你一点也不生气他擅自用亡灵魔法把你复活,我也是不信的。”

  “你说得对。”叶修道,“所以我们应该联合起来报复他一下,来帮我把脚铐打开。”

  

  

  王杰希回到木屋时发现门上的禁制有触动的痕迹。

  他立刻推开门闯了进去,令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叶修从床上消失了。

  王杰希瞬间觉得血液都冲到头顶上来了,他手脚冰凉,几乎失去移动的力气,太阳穴却在突突地跳着,好像脑子里被塞了一百个熔岩烧瓶。

  “我还是失去他了。”王杰希绝望地想着,“我早该想到的,他不会愿意人不人鬼不鬼一样活着的……”

  一想到自己还会再见到一次叶修的尸体,王杰希只觉得自己喉头一阵腥甜,差点咳出一口血来。

  就在这个当口,一双冰凉的手臂从他背后环了过来,把王杰希灵魂从地狱里拽回了人间。

  “又乱想呢吧大眼,你这个心思重的毛病没法改了啊。”叶修无奈道。他本来还打算多藏一会儿,小小的报复一下王杰希,结果见王杰希这幅心痛欲绝的样子,反而又不忍心了。

  “……叶修?”王杰希抬起手臂,双手紧紧握住叶修的手腕。

  “嗯。”叶修应道。

  “我以为……”王杰希发现自己声音已经变了调子,于是他转过身去,抓住叶修的肩膀激烈的亲吻他。

  叶修轻拍着王杰希的背部安抚。

  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有些东西总是难以挽回了。被摧毁的城市无法复原,失去的生命无法挽留,所幸的是无论如何,至少他们还互相陪在对方身边,还有一群支持自己的朋友,还能在这个大陆上有立足之地。

  这样一看,即使再也无法拥有体温,无法再使用光系魔法,无法再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间,也不是什么特别大不了的事情。

  总归还没有坏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对他们而言,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END


最后附一张图给一直fo我的朋友们……

             



  1. 墨喵凉拌芥末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