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拌芥末膏

 

兔子、蘑菇与萝卜(郭明宇X叶修)

之前一个茶会企划里的,用的是企划共通的大纲。企划很遗憾流产了,这里po一下全文。

————————————————————

“这都是什么玩意……”叶修蹲在冰箱冷冻箱前一通乱翻,挺大的几个抽屉被兴欣几个不拘小节的男人塞了个烂七八糟,头天放进去的东西第二天就不一定能找到了。

“你们谁吃了我买的冰棍啊?”叶修冲二楼训练室吼了一声。

“报告老大!是我吃的!”包子兴冲冲地跑出来,抓着楼梯栏杆特别高兴地回答道。

叶修无语了一下,摆了摆手让包子回去训练,自己看着一地东西发愁。

他倒也不是很饿,只是这会儿特别想吃点东西,结果冰箱里只剩下一堆速冻饺子汤圆什么的,他又懒得去煮。

“这是什么?”叶修从一袋速冻包子底下翻出了一个粉红色的盒子,好像是一盒巧克力。

“倒是还没过期……算了就这个吧。”叶修把翻出来的一大堆东西塞回冰箱,三两下把包装拆了,嘴里咬着巧克力,含糊不清地朝正在敷面膜的陈果招呼了一声,朝门口走过去。

“快十点了你上哪去啊?”陈果问道。

“有个朋友……呃算是朋友吧,他过来这边看看,我去接个机。正好老魏回家有事,挺晚了估计订不上酒店了,可能带他过来住。”叶修提上鞋子,腾出手拿着巧克力咬了一口,“我出门了啊。”

“喔,路上小心。”陈果应了一声,过了几秒她突然意识到叶修会带回来的朋友应该是荣耀里的朋友啊,说不定还是个大神什么的,正想向叶修八卦几句,对方已经关门走人了。

“算了,反正等他回来就知道是谁了。”陈果心挺宽,转头继续她的敷面膜大业了。


叶修并不是会提前很久去接机的人,他到机场出口时比航班预计到达时间还晚了十分钟,乘客大多都在等托运行李,倒也不担心会错过。

中午收到QQ消息的时候叶修还挺意外,他一度以为对方早就不用这个QQ号了,头像都好多年没亮过了。

机场不能抽烟,叶修正特别无聊地靠在栏杆上身心放空追忆往昔,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哎怎么觉得你这脸都没变呢。”来人掐了一把叶修的脸,又意犹未尽似的捏了捏。

“哎哎哎别闹啊老郭,你可是成熟的社会精英了。”叶修拍开掐自己脸的手。

郭明宇笑了笑,道:“哪比得上你为国出征啊,哎想当年我风生水起的时候人家都说我游戏死宅不学无术,就是没熬到今天啊,要不然我也是给郭家光宗耀祖的人了。”

“你就扯吧。”叶修看了眼郭明宇的行李箱,不算大,于是也没提帮着拎行李的事,反正据他对郭明宇的了解,真客气一句的话,下一秒郭明宇就能把行李箱丢给自己。“我室友老魏回老家有事,你今天跟我凑合一晚上吧。”

“这么不巧,我也好久没见这家伙了啊。”郭明宇拉着行李箱跟在叶修后面往外面走,“难得我来一趟,多年老友不见,你不尽尽地主之谊?”

“行啊,你想吃香菇鸡肉、红烧牛肉还是老坛酸菜?回去我亲手给你泡去。”叶修淡定道。

“这么多年不见,你也没变多少嘛。”郭明宇感叹道。

“这话你刚刚就说过了,彼此彼此。”叶修道。“你中午找我的时候我差点没问你是不是给人盗号了。”

“哪能呢,其实我偶尔也会上线看你们在群里水,就是隐身登录罢了。”郭明宇拉开一辆机场前停着的出租车的车门,对叶修比了个“请”的动作。

“你付钱。”叶修一点也不客气地坐了进去。


叶修这一来一回,到上林苑时已经十一点多,陈果对着郭明宇大惊小怪一通后就跑去睡了,其他围观的人也都训练的训练睡觉的睡觉,叶修领着郭明宇回房间放了行李箱,上楼时一脚踩空楼梯,差点连着后面的郭明宇一起摔到楼下去。回到房间后,叶修一头载到床上不想动了。

“今天怎么这么累呢?”叶修眯着眼迷迷糊糊地想着,“等会儿起来洗漱完就睡了吧……电脑我是关了还是没关来着?”

郭明宇把行李收拾好后抬头一看,叶修T恤裤子都还没换就已经睡熟了。

“多大人了……”郭明宇无语,看了一眼叶修的裤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守住了最后的节操没给他扒下来,起身拿了条毛巾被搭在叶修露出来的小腹上。

时间已经过了零点,离开荣耀后郭明宇的作息逐渐变得规律,已经很久没在这个点还保持清醒了。他拿着自己带来的洗漱用品去洗手间刷了个牙,回来坐在床头支着下巴盯着叶修看。

虽说他来杭州确实是有事要做,但也不是什么非要他亲自飞来杭州不可的事情……大概自己只是需要一个来自外界的理由而已。

不辞而别实在称不上什么帅气的事情,如今混得人模狗样,也还是需要找个借口才敢过来和……老朋友见上一面。

郭明宇露出了个和他年轻时一样的,有点坏有点嘲讽的笑容,伸手熄掉了床头灯。


虽然旅途颠簸很疲惫,但是郭明宇这觉睡得不太安稳。清晨时分他被旁边床上传来的粗重喘息声惊扰,起身来看时发现叶修紧皱着眉头,双颊红的有些不正常,一试额头,有些发烫。

窗外天都还没亮,郭明宇也不知道哪门里住着女孩子,不好叫人,只好去倒了热水拧了条热毛巾。

叶修烧得不太清醒,被推醒之后眼睛都没睁开,就着郭明宇的手喝了半杯热水,又翻身睡过去了。郭明宇把毛巾搭在叶修额头上,自己也不敢睡了,打开床头灯翻起了退烧药。


六点钟的时候郭明宇听到外面有动静,赶紧推门一看,起来的是兴欣的那个牧师。安文逸被急冲冲的郭明宇吓了一跳,一时又不知道怎么称呼,只好尴尬地站在原地。

“叶秋有点发烧。”郭明宇说,“你们这退烧药放在哪?”

“在那边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安文逸话音未落,郭明宇就急冲冲过去找药了。安文逸哽了一下,走到叶修房内看了看情况。

没过几秒郭明宇拿着退烧药风风火火闯了回来,安文逸帮忙扶着叶修把药喂了下去,吃了药的叶修出了不少汗,看上去比刚才好了一些。安文逸看着叶修的脸,总觉得哪里不太对的样子,可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


叶修吃了药后又睡了一个多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安文逸出门买早点,兴欣的各位都陆陆续续起床了。差不多快八点时郭明宇和兴欣的人一起吃了个早点,回到房间后发现叶修顶着一头乱毛坐在床上发愣。郭明宇一句“感觉好点了吗”还没出口,叶修反倒像见了鬼一样特别震惊地睁大眼睛道:“怎么是你?”

郭明宇:“……?”

昨天不还是你接我的吗?


一阵兵荒马乱。

苏沐橙严肃地坐在叶修对面,两人对视一分钟。

苏沐橙转过头去朝众人点点头,道:“错不了,这是四年前的叶修,那时候他有一次刮胡子刮伤脸了,和现在位置一模一样。”

“这不科学——”罗辑看起来深受打击,抱着他摇摇欲坠的三观魂不守舍地出去了。

二十四岁的叶修看起来也有点状况外,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嘉世训练室准备训练了,结果一个闭眼睁眼的功夫自己就坐在完全不认识的地方,第一个看见的人还是多年没见过的老朋友。

“叶修现在完全不烧了,刚刚发烧的叶修应该是三年前的,他就三年前发过一次挺严重的高烧……要不然没道理突然就不烧了。”苏沐橙特别认真的分析着,唐柔和陈果也点头附议。

“爱因斯坦的棺材盖要压不住啦。”郭明宇表面维持着成熟人士的微笑内心疯狂吐槽,“什么没道理啊,逆生长就很有道理吗?”

“我觉得我们应该开一个作战会议。”陈果严肃道。众人也都很严肃地点点头,鱼贯而出。


二十四岁的叶修和郭明宇大眼对小眼,相顾无言。

“你现在挺好的啊?”叶修突然问道。

“呃,还行?”郭明宇道。


又是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我带你出去吧,留在这你不知道被他们怎么折腾呢。”郭明宇想了想道。

“行啊。”叶修不假思索地回答。

两个说话都找不到话题的老朋友迅速达成了共识,勾肩搭背溜出去了。


叶修不太经常逛街,郭明宇也是,大多数男人出门总是有个明确的目标,直奔目标后买完就走,这种漫无目的的溜达总是让人心生浪费生命的惶恐之感,恨不得下一秒就能找个网吧钻进去打两局。

不过现下两个人都没那个心情。

郭明宇脑子完全放空,这城市他很陌生,和叶修一起遛街的经历也很陌生,但是这种陌生的环境反而带给了他巨大的满足感,好像下一秒陨石撞地球也无所谓了。

当然最好还是不要撞,毕竟飞机票是三天后的。

郭明宇心里正美呢,突然袖子被扯了一下,灵魂从云端摔回地面。

“带钱了没,请我吃顿饭呗。”叶修指了指路边一个馄饨店。

“如果你过一阵就年龄倒退一次的话,我们还是去星巴克或者什么快餐店吧……起码过一阵要一个汉堡看起来比过一阵要一碗馄饨正常多了。”郭明宇诚恳道。

叶修不置可否,跟着郭明宇去街对面的麦当劳坐着了。


“四年后我离开嘉世了是吗。”叶修像叼烟一样叼着一根薯条,目光透过麦当劳的窗户看着对过的一家网吧。

“是啊。”郭明宇道。

“嘉世现在怎么样了?”叶修继续问道。

“没有离开了谁绝对不行的。”郭明宇道。

 “嗯,你说得对。”叶修收回目光,朝郭明宇笑了一下,“但是既然要做,就全力做到最好,将来才不会后悔。”

“你说得也对。”郭明宇举起可乐杯子,“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离开荣耀后郭明宇曾经刻意回避过和这个游戏相关的一切,尽管他还经常梦到扫地焚香大杀四方的情景,BOSS鲜血飞溅,发出最后的一声怒吼,可他却总在BOSS爆出的东西出现之前从梦中惊醒。

“……就像我再也没资格去获得这份最高荣誉似的。”郭明宇把以前的丢人事当个笑话讲给叶修听,叶修耸了耸肩膀,说:“没什么可丢人的老郭,我给你透个底儿,其实我……”

话说到一半叶修突然卡壳,然后他脸上那道细长的伤口不见了。

郭明宇一愣,赶紧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十点整。

看着一脸茫然的叶修,郭明宇叹了口气,翻出昨晚记下的苏沐橙的手机号打了个电话。

“叶修在逆生长?”苏沐橙惊讶道,她还以为叶修只是和四年前的他自己互穿了呢。

“对,看来是每两小时倒退一次吧……”郭明宇假装没有听到电话那边陈果咆哮着让他把叶修带回来的背景音,“你跟他解释一下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行,你把电话递给他。”苏沐橙说。

“我干脆录个音得了,省得待会还要你跟他解释。”郭明宇无奈道。

叶修接了电话,姑且不是一脸茫然的状态了。他心平气和地跟郭明宇打了个招呼:“老郭,好久不见哈。”

“……好吧,我确实是和‘你’好久不见了。”郭明宇道,“没吃早饭吧,要吃点什么吗?”

二十三岁的叶修看了看桌子上吃剩下的垃圾,缓缓道:“按这些再来一份吧。”


又小了一岁的叶修吃东西的顺序和之前一模一样,先喝了一口可乐,然后把汉堡转到露出鸡肉的位置咬一口,吃完汉堡后才开始叼着薯条一根一根慢慢吃掉。

“过得怎么样啊老郭。”二十三岁的叶修叼着薯条问道。

“还行吧。”郭明宇笑笑,“你这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一遍了。”

“是嘛。”叶修也跟着笑了一下,他嘴里叼着的薯条朝上撅了撅,番茄酱差点粘到脸上,“离开荣耀的,像你啊,老魏啊,有时候想起来还挺挂念的。平时忙,想不起来,想起来的时候又觉得还记得特别清楚,就跟咱们昨天还在世界频道上相互问候似的。”

“老魏一直玩荣耀,现在过得也挺好。”郭明宇道,“我嘛,有好一阵没玩了吧,年前休假的时候又建了个新号,还是玩驱魔师。”

“还会玩吗?”叶修道。

“横扫六合八荒。”郭明宇正色道。

“听你扯淡。”叶修嘲笑道,“没给新人揍得哭爹喊娘就不错了。”

郭明宇“啧”了一声,道:“你小子一点也没学会不揭短的高尚品质。”

“我们说话坦诚嘛。”叶修笑道。“去,再买个甜筒来。”


下午一点多,郭明宇带着吃了三顿麦当劳的叶修慢悠悠地往回走。

“还有半小时你就又要变小了,想去哪看看吗?”郭明宇问。

二十二岁的叶修很平静地接受了六年后的自己已经离开嘉世的这一事实,他的反应和二十四岁的他自己挺像。

事实上直到二十八岁,叶修也没怎么变,昨天在机场,郭明宇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背影。

“我想去看看我现在的队友。”二十二岁的叶修说,“不方便的话也没事。”

“没什么不方便的。”郭明宇叫了辆出租,报出了上林苑的名字。

下班高峰期到了,路上变得有些堵,眼看两点快要到了,离上林苑还有些距离,叶修反而还挺平静。

“就算今天见不到,以后也会总会相遇的。”叶修道。

“你活得比我坦然多了。”郭明宇道。

“话不能这么说。”叶修靠在车后座上眯起眼睛,挺舒服地叹了一口气,“你和老魏不一样,你可比他走的潇洒多了……说真的要是你真不愿意走,没人能逼你,个人选择不同罢了,你看你现在不也蛮好的。”

二十二岁的叶修歪着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对我来说你走了也没几年,以后嘉世啊,荣耀啊会变成什么样我也不能想象。不过看你过得不错,我挺高兴的。”


两人终于在离两点还有十分钟的时候赶回了上林苑,叶修和比自己大三岁的苏沐橙拥抱了一下,新奇地捏了捏她的脸颊。

“又变漂亮了。”叶修道。

“以前不漂亮吗?”苏沐橙道。

“以前也漂亮。发型不错,等我回去也带着沐橙去做一个。”叶修道。

“我不喜欢和别人一样的发型。”苏沐橙道。

“和你自己一样也不行吗?”叶修无奈道。

“嗯,就是不行。”



下午四点时叶修的退化发生了意外,他疼的脸色发白,冷汗直冒,整个人蜷在了沙发上。陈果急的差点播了120,所幸疼痛没有持续很久,大约三分钟后,叶修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了,乔一帆倒了杯水递给他,他勉强喝了两口,放下水杯靠在沙发后背,又慢慢歪躺在沙发上。

郭明宇把叶修单手托着抱回房间里,给他搭上薄被,又擦了擦他额头和脖子上的冷汗。

不知叶修做梦梦到了什么,一个小时后他大汗淋漓地惊醒过来,一把抓住旁边郭明宇的衣服道:

“带我去嘉世。”


出租车一路堵到了嘉世门口,二十岁的叶修站在嘉世门口五秒后就被十九岁的叶修给顶了下去。

十九岁的叶修看上去终于和二十八岁的他有了点差别,身上的T恤变得有点宽了,五官虽然没变,但是明显还带着少年人的锐气。

叶修看了看和记忆中完全不一样的嘉世,转过头疑惑地看着郭明宇。

郭明宇被叶修眼神里的信赖击中,捂着心口掏出了手机,开始播放苏沐橙的电话录音。

听完了录音的叶修又拿着郭明宇的手机跟苏沐橙打了个电话,两个人煲了二十分钟的电话粥后,叶修把手机还给了郭明宇,开口道:

“老郭。”

郭明宇心里咯噔一下,以为自己要听到第六遍“你过得怎么样”。

“混的挺好的啊,一年挣多少代言费?。”十九岁的叶修道,“苟富贵莫相忘啊。”

“……?!”

郭明宇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叶修记忆有些混乱……他忘记了曾和已经退役的事情。

“不算多,不过请你吃个饭还是请得起的。”

他鬼使神差地回答道。


喝了半罐菠萝啤后,叶修明显有点晕了,在这个年级他还不太能精准控制自己的酒量,郭明宇赶紧把剩下半罐菠萝啤拿走了。

“老郭,你现在会喝酒吗?”叶修用醉酒人士特征之一的直勾勾的眼神看着郭明宇。

郭明宇被叶修盯得头皮发麻,道:“多少会点吧,现在也能喝点白的了。”

“其实我刚才有点害怕。”叶修道。

“啊?你害怕什么?”郭明宇有点搞不清眼下叶修到底属于酒后吐真言还是酒后说瞎话的范畴。

“不知道,就是害怕。”叶修耍赖道,“你知道我害怕什么吗?”

“不知道……”郭明宇诚实道,“你看起来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谁说的,其实我就怕哪天没有荣耀玩了,没有比赛打了。”十九岁的叶修摇头晃脑道,“也怕哪天朋友都退了。”

郭明宇感觉有点心虚。

“不过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总的来说一切都朝好的方向发展,我也没什么工夫想有的没的……”叶修喝的少,酒劲过得也快,嘟哝了一阵后就低着头不说话了。

郭明宇拿着叶修剩下的半罐菠萝啤有一口没一口的喝,内心有点复杂。

作为一个很早就退役了的前职业选手,他自己是没体会过看着朋友一个个离开这个行业的感觉的。郭明宇还记得自己刚刚离开荣耀时的惶恐时期,那么一直留在荣耀的叶修又是什么心情呢?

小小年纪的,心思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再次回到上林苑后,陈果赶着一身烧烤味的叶修和郭明宇去洗了澡。八点过后叶修再次缩小了一岁,正式回到和郭明宇一起在最初的荣耀赛场上征战的十八岁。

叶修之前对郭明宇的态度绝对不能说见外,但是十八岁的叶修态度更为热络了些,连“明宇”这种久违的称呼也喊出来了。

“简直受宠若惊。”郭明宇掏出手机道,“来喊一声‘明宇哥哥’,我给录下来。”

叶修一脚踹在郭明宇小腿肚子上。


陈果被十来岁的叶修提前激发出了旺盛的母爱,九点一过就以正是长身体的年纪为理由赶着他去睡了,连带着郭明宇也被一起丢进了寝室。

两个人像仰望星空派上的沙丁鱼一样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谁也睡不着。

房间里的灯已经关了,但是窗外还有些灯光照进来。郭明宇看着天花板上浮动的光线和影子,开始回忆一个白天发生的事情。

简直像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一天之内他见到了这些年来错过的所有的叶修,就好像真的和他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一样。

“明宇哥哥。”叶修道。

郭明宇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好黑啊,好害怕啊。”叶修棒读道,“明宇哥哥讲个故事吧。”

“叶修宝宝今年已经八岁了,已经可以自己睡觉了。”郭明宇道。

“讲个故事吧,讲个故事宝宝就去睡觉了。”叶修忍着笑道。

两个人相互恶心了一阵,郭明宇妥协了。

“行,那我就讲个故事。”郭明宇道,“从前呢,有一只兔子,这只兔子从小就喜欢采蘑菇,能轻松地跳过很多兔子都跳不过去的障碍,采到一般兔子都够不到的蘑菇。同龄的兔子都特别崇拜它,大兔子也会夸奖它。兔子后来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大家经常在一起玩,有时候兔子能采到最大的蘑菇,有时候采不到,但是每一天都非常开心。可是突然有一天,兔子发现同龄的兔子都去种萝卜了,大兔子也开始教育兔子,不可以整天跳来跳去,要和大家一样种萝卜了。兔子想来想去,也觉得自己应该去种萝卜了,毕竟每天不一定能采到蘑菇,蘑菇也不能当主要的粮食吃,于是兔子离开了伙伴们,开始学习种萝卜。过了好多好多年,萝卜已经种的很好的兔子发现当初的伙伴靠采蘑菇也过得很好,它们又发现了好多好多新的蘑菇,研究出更多采蘑菇的好方法,可是种了很多年萝卜的兔子再也跳不了这么高这么远,也不敢去见当初的伙伴了。”

“老郭,你故事讲的太烂了。”叶修道。

“靠!”郭明宇怒,“听个故事还挑三拣四的,叶三岁赶紧睡觉去。”

叶修问道:“兔子讨厌种萝卜吗?后悔放弃采蘑菇吗?”

郭明宇愣了愣,道:“不讨厌吧……只是经常会想当初的另一种可能性而已,其实也谈不上非常后悔什么的。”

叶修道:“那不就得了,虽然兔子选择了种萝卜,但是当初的伙伴又不会因为这些就不是伙伴了。兔子不会采蘑菇了,可它们也不会种萝卜啊,既然大家都过得好,有什么不敢见的。”

郭明宇道:“叶修宝宝说了很有道理的话,我会转告兔子的,所以赶紧睡吧。”

“我生物钟根本不是这个点,睡不着。”叶修道,“跟我讲讲你怎么种萝卜的吧。”


这一讲就讲到了凌晨两点,郭明宇说的口干舌燥,起来去给自己倒水,回到房间时叶修并没有再次变小一号,十七岁的叶修又再次出现了。

“你看,我就说我睡不着。”十七岁的叶修百无聊赖地坐在床上晃着脚丫,他转过头来,眼睛闪着在昏暗的房间里也能看到的光芒:

“还是来打荣耀吧,我们开修正场,我让你一半血,就这么说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