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拌芥末膏

 

【韩叶】不枉平生(上)

以前马甲的老坑,给个交代,这周内完结

————————————————

 

  “我是他,也不是他。”


  “你要杀了我吗?”


  01


  韩文清的记忆修复工作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余下的这段记忆被叶修重重加锁,修复难度可想而知。在进行手术之前,王杰希和张新杰收到了来自冯宪君的会面请求。


  天气不算太好,办公室里三个人的情绪也都不高。


  “关于叶修的事,我想先给你们一个心理准备。”冯宪君道,“至于要不要让韩文清知情……你们和他是多年同窗,手术过程中也了解了他和叶修的过去,我把这个选择权交给你们。”


  冯宪君打开了一个上锁的抽屉,在里面取出一份档案袋,递给了对面的两个人。


  “这里面是你们叶修的一些资料,还有四年前他和我的一些通讯记录。你们要在手术中做好最坏的准备。”冯宪君郑重道。


  王杰希接过了档案袋,和张新杰对视了一眼。


  “其实我们也有事情一直瞒着您。”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道,“我们在韩文清的精神领域内,见到了一个独立存在的叶修。”


  02


  第一次记忆修复手术结束后,准备离开韩文清记忆的王杰希和张新杰第一次遇到了那个“叶修”。


  他原本是半眯着眼睛坐在教室窗台上晒太阳的,见到张新杰和王杰希后他很高兴地从窗台上跳下来,很是哥俩好地走过来拍了拍两人的肩膀,道:“这不是新杰和大眼儿吗,真是好久不见了哈。”


  ——就像真正的叶修出现在他们面前一样。


  “我说你们两个,又不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了,警惕心要不要这么强?”叶修不满地看着张新杰和王杰希,“难得的久别重逢时间,配合一下别浪费我的感情行不行?”


  “你为什么在这里?”张新杰问。


  他们明明是在韩文清的记忆里面,要做到这一点,必须通过精密的仪器辅助,可叶修又是怎么进来的?


  “小瞧我,我什么地方进不来啊?”叶修笑道。


  王杰希眯起眼睛,张新杰也直视着叶修,然而对方的脸皮显然已经经历过千锤百炼,装傻装得那叫一个轻松写意。


  “有意思吗叶修,说实话吧。”王杰希打了个直球。“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找你和韩文清两个,现在韩文清回来了,你是死是活给我们个交代不难吧?”


  按照他们对叶修的了解,正儿八经问他问题的话,就算他再怎么不想说也会给个回答。果不其然这次也是一样,叶修为难地看了看王杰希,道:“大眼儿,虽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该感激涕零才是。可问题是我也不知道啊。”


  “怎么说?”张新杰皱起眉头,很快他就想通了关键:“不对,你不是真正的叶修。”


  “说是也没错,不是也没错。”叶修说,“你们来到这里,想必对当年的事多少也有点了解。我和韩文清从那个组织中逃出来以后,一直在被满世界通缉。我们的脑子里有太多危险的东西了,只要我们还有记忆,就摆脱不了到处躲藏的境地。最后我们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我个人做了个决定……”


  叶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把韩文清脑子里所有涉及机密的记忆以及关于我的记忆全部锁起来了。”


  “这种程度的记忆手术即使以现在的技术也做不到的。”王杰希反驳。


  “事实上我就是做到了。”叶修露出一个颇为得意的笑容,“不过当时仪器设施条件太差了,时间也赶,修改到最后的时候,我和老韩的精神链接是被外界强行切断的。”


  叶修比了个“咔嚓”的手势,接着说道:“否则以我的技术,老韩应该忘得干干净净一点儿都想不起来才对,他们要是晚切一会儿,我就能完美收尾了,搞成现在这样简直是我一生的败笔。”


  “所以你的精神被强制留在韩文清的精神领域里了?!”王杰希失声道。


  针对记忆的修改和复原本身就只有国家科学院级别的机关才会涉及到的顶尖技术,每次手术前都会进行周密的检查以确保手术过程万无一失,中途断开连接这都是只存在于理论上的情况,具体会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人敢尝试。


  “也不算吧。”叶修说,“被强行切断也是有个短暂的过程的,我当时已经察觉到这一点并且第一时间撤出了,留在这里的只是没来得及撤出的一小部分,也就是现在的‘我’。所以呢,你们说我是叶修也行,不是叶修也行,哪样都没错。”


  他说的轻巧,但是分离意识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更何况他是被强行切断的。留在韩文清记忆里就相当于和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生是死,只能每天看着韩文清和自己的回忆片段,而距离他被迫驻留于此已经过了整整四年。


  “我还是叫你叶修吧。”王杰希沉默一会儿道,“你能来帮助我们修复韩文清的记忆吗?”


  “他的记忆是我亲手锁的,你觉得我会让你们去解开它吗?”叶修笑。


  “既然你是叶修的一部分,你就一定会帮我们。”张新杰肯定地说。


  “因为这是韩文清的愿望,而你爱他。”


  03


  “我爱他。”韩文清平静地说。


  冯宪君感觉自己额角的青筋跳了跳:“你跟我说你爱他?你甚至不知道他是谁!你知道国家为了保你顶住了多大的压力吗?现在全世界都觊觎你的脑子,恨不得撬开你的头盖骨拿着显微镜看个清清楚楚——”


  “我知道。”韩文清一脸漠然,“所以如果你不通过我的请求的话,我会立刻坐飞机飞到美国去,机票就在我口袋里。”


  “你!!!”冯宪君气得嘴唇发抖,旁边的助理及时递上温水。他接过杯子,捋顺了胸口梗着的那一口气,又喝了大半杯水,才算是平复下来。他瞪着桌子对面的青年,事实上他非常欣赏这位在人生最好的年纪遭遇如此不幸,却仍能沉着冷静处事不惊的青年——当然如果他能把这份沉着冷静不用在跟自己作对的地方就更好了。


  “我知道你阻止我是为了我好,我很感谢你。”韩文清说,“我遗忘的那些信息明明对国家也很重要,你却一直没有提过这些事情,肯定有你的考虑。但是有些东西,从四年前我醒来的时候就一直在困扰着我……”说到这里,他皱了皱眉头,像是在考虑怎么措辞表达。

 


  “……我觉得没有他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最终他用了一个完全不符合一贯说话风格的文艺表达。


  “你甚至不能肯定有没有这个人。”冯宪君的脾气好像忽然熄了,他的表情变得有点复杂,不过纠结于自己思绪里的韩文清并没有注意到。


  “我确信‘他’的存在,没人能动摇我,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他’取回来”韩文清目光灼灼。


  “即使你知道接受手术你的大脑会受到二次伤害?”


  “是的。”韩文清坚定地回答。


  冯宪君泄气地靠在座椅背上,摆了摆手道:“行,我同意了,明天就给你安排,行了吧!”


  “谢谢。”韩文清站起来,向冯宪君鞠了一躬。


  冯宪君扭过头去颇为嫌弃地冲他摆摆手,示意他赶紧出去。


  


  听见门被关上的声音,冯宪君转过身来,打开桌子最下层的一个上锁的抽屉,在里面抽出另一个档案袋来。他捏着这个档案袋,感慨地拍了拍上面落的一层灰。


  “这可怪不得我了啊,我可是尽力了……他一意孤行,我也没办法不是?”


  冯宪君看着牛皮纸上写着的那个名字,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们两个小年轻啊,看起来格格不入,本质上都是一类人。”


  04


  王杰希和张新杰在看完档案袋中的内容后,最终一致决定在最后一次手术结束前对韩文清保密。


  然而最后的手术并不顺利,他们被原本一直帮助修复韩文清记忆的叶修挡在了记忆之外。


  “这是我的最后一道锁了。”叶修道,“我不会让你们打开它的。”


  “你答应过要帮韩文清恢复记忆。”张新杰道。


  “我反悔了。”叶修笑着说。“最后这段记忆的内容我一清二楚,里面没有国家需要的机密文件 ,你们可以就此停下了。”


  “这里面也许有叶修去向的线索。”张新杰道。


  “哦?新杰,你不叫我叶修了?”叶修道,“你很清楚他下落如何,这世界上只剩我一个人了。我可能是不完整的,但是唯有对韩文清的爱是和他一样的。如果韩文清的记忆被彻底修复,我也会消失,到时候‘叶修’就真的彻底死亡了。”


  王杰希已经露出了不忍的表情,而叶修却仍然是微笑着的。


  “你们去问问他……他想杀了我吗?”